返回
顶部
我和版权的故事 | 23年打赢近200场官司、挽回500多万损失,南通嘉宇斯的版权保护之路
南通市嘉宇斯纺织集团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虞金锁介绍,从1997年开始,他们打赢了近200起版权官司,共挽回经济损失500多万元。

现代快报讯(记者 王子扬/文 袁俊帆/摄 )各色面料迎风招展,花型档案储柜林立,1500平米的空间,30000种样品存档,令人叹为观止。“就是这个档案室,助力我们打赢了不少官司。”南通市嘉宇斯纺织集团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虞金锁介绍,从1997年开始,他们打赢了近200起版权官司,共挽回经济损失500多万元。

△虞金锁

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3月30日国家版权局发文,授予该企业全国版权示范单位称号。

遭诬赖、威胁,他建千平米档案室维权

“早二十几年,想要维权可不是件简单的事!”虞金锁回忆,那年,他创业不久,雇了辆大货车拉着一车的新型面料到市场上卖。不到三个小时,面料抢售一空。可始料不及的是,仅仅一个星期后,市面上全在盗版他们家的花型,想要维权也无从下手。

“更令人哭笑不得的事还在后头。”虞金锁告诉记者,彼时,盗版厂家得手后,还会挨家挨户地宣传:先别买“嘉宇斯”的货,他们的货虽然要晚四五天,但是同款面料,每米布足足便宜了两块多。

有一次,他遇上了“老赖”。盗版厂商大吵大嚷,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,一家人等米下锅,称自己不卖完,其他人都不许卖。还有一次,一家盗版厂商“打上门来”,怒气冲冲地指着虞金锁的鼻子说:“你若有种卖出去,就别怪我对你动手!自己想好!”

还有一次,一家盗版厂商黑白颠倒,用嘉宇斯的花型面料注册了知识产权,并声称虞金锁侵权。虞金锁回忆,那段时间,他老是在各地奔波、做司法鉴定。最终,武汉的一所大学给出了鉴定结果,他才得以自证清白。

“环境越是恶劣,我们家纺人就越应该自强。”虞金锁说,1997年开始,他开始尝试做版权登记,并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。2008年起,他们公司建立了家纺面料花型档案室,将从1996年开始的30000余件有自主版权的花型面料归档存放。他们还建立了“盗版黑名单”,详细记录了每场官司中的每个盗版者的名字。

“这些年,我更能感到,版权保护,仅仅有一张作品登记证书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保护好第一手的原创资料。”虞金锁说。

二十余年坚守,为了一个情意结

虞金锁告诉记者,在家纺行业摸爬滚打这些年,他始终不能忘怀的是儿时母亲的背影。

他十一二岁的某一天,雨下得很大,母亲将晾晒的被子收起,放到竹席上。老式的床上用品,上面是被面,下面是床单,需一针针地缝好。一连缝了五六条,母亲的腰累得直不起来……“当时,母亲让我去帮忙缝,谁知道,我这边刚拿起针,那边就扎到了手。我当时就想,这行太苦了。”

再后来,他真正地进入了这个行业,也就更理解里面的艰辛了。“刚来南通的时候,交通没那么方便,得坐汽渡,排队要排到一天。有时候一刮风,汽渡停了,我们只能在车上过夜,一个来回起码一星期。”

“正因为我理解这行业里面的辛苦,也就更不愿意心血之作被人糟蹋。”虞金锁说,起初他劳心、耗财、费力打这么多版权官司,还有很多人不理解,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员工,但是他却一坚持就是二十多年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在广东,打第一场官司。他顶着压力,从佛山中院一直打到广东高院,最终胜诉。近年来,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,盗版的花样也进入网络时代,他们继续面对新的挑战。2014年,嘉宇斯与某侵权的网络公司对簿公堂,直到2017年官司落定,他们获赔损失70万元。

“时至今日,我依然会想起,儿时母亲缝制被面的场景。我想,版权保护这条路,我还会继续坚守下去。这么多年来,我是版权保护的受益者,也是坚定不移的践行者。我希望,通过我们这代人的努力,中国,会成为未来家纺的中心。”虞金锁说。

 

相关推荐
热点
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@copyright 2007~2020 xdkb.net corperation. 苏ICP备10080896号-6 广告热线:96060 本网法律顾问: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